2018年2月13日 星期二

默想:蕭邦幻想即興曲

蕭邦:幻想即興曲
(ChopinFantasie-Impromptu, op.61)
如果想要拿鋼琴技巧炫耀給不會彈琴的人,只要練好這首曲子會立即見效,不知道當時候的歐洲人是否也如此?
通常要耐聽,曲子的時間必須要長,才能有更多的內容可以關注,所以幻想即興曲只有五分多鐘,聽了幾次後,就會想將注意力移到別首。如果是敘事曲,詼諧曲或奏鳴曲,曲長十分鐘以上,得要花一段時間才能慢慢弄懂,自然駐足較久。
它的前奏可以算古典音樂中最有記憶點的曲目之一,用了四小節給演奏者準備,製造期待感,然後興奮地展開第一主題。不過我覺得真正的重心在更大方的第二主題,利用每四個十六分音符一組的和聲方式唱一個單音,這會讓我不禁聯想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第一樂章的開頭動機。











這個主題才是中心思想,前面第一主題雖然吸引人耳目,卻是為此陪襯,這個主題在A段結尾從高音奔到低音,視覺上顯得很華麗,最終在結尾也一氣呵成使用。
照理說這樣的曲子可以選擇很有氣勢的結束,不過尾奏卻漸漸變小聲,轉回大調上,呼應B段的夜曲風,所以這一首和夜曲27-1各有千秋,只是後者比較不知名。看來名曲最大的條件是有標題,才能好記。











由於這首知名度高,在我心目中形成障礙,多年下來反而沒有想過要好好聽前面三首即興曲。前一陣子去接觸後才發現曲調甚是美妙,飽含優雅與幽默,能反映蕭邦更深的變化趣味,相對拿捏好更不容易。看來不聽個二三十次,是無法聽清楚的。(而且要讀一下譜)










即興曲給人印象是立即彈出來,憑瞬間的靈感而展現應變的才華,不過可以發現這些作品都是結構相當嚴謹的,因此應該是表現出即興的風格,實際上後製還得細細斟酌。(舒伯特的即興曲也是)如果我來即興,不可能會想到伴奏的數字低音要轉位,讓聽覺不至於呆版。一路聽蕭邦以來,總能感受到蕭邦在下筆數字低音時相當謹慎,在整個樂譜中,儘管大家都聽到其他聲部爭妍鬥趣,低音部好像一位資深的掌舵人,默默的主導音響的變化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