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2月6日 星期二

蕭邦左手也是一首歌

練習古典時期的鋼琴曲很痛苦,左手很吃重,也要演奏一些主旋律或是音階,當中只要有一個指法彈錯,就會卡住無法救援,例如莫札特鋼琴奏鳴曲。蕭邦有些作品像是圓舞曲,夜曲,幾乎由右手擔綱,左手老實乖乖的伴奏,聽眾也會將注意力擺在主旋律上。
聽是一回事,試彈又會有不一樣的風景。
蕭邦的左手伴奏,常用分散和弦的方式,現在流行歌一般也都採用,這種情況有利於吟唱。但如果左手的伴奏很制式化,即使曲調再豐富,也會聽覺疲勞,蕭邦一訂有自覺到這一點,所以他經常製造變化,讓主旋律配下去更好聽。
為了熟悉彈奏,只彈左手伴奏是必經過程,有時候聽聽某些段落本身就是一手很美的歌,雖然彷彿訴說什麼情節還不知道,如同霧裡看花,但可以知道裡頭有故事。等主旋律下去,立刻恍然大悟,所以伴奏不只是陪襯,也是舖哏。比喻成相聲捧逗很傳神,左手是師傅捧哏,幫襯右手徒弟逗哏,伴奏沒有引領好,右手唱再好聽也會失了味。
******
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的再現部第二主題,在我心目中堪稱蕭邦最心碎的表白,不僅是右手感傷,若只彈左手也可以感覺到很揪心。









第二號詼諧曲A段主題,左手剛開始不可能馬上能快速,必須一小節一小節攻克,這部分右手很簡單,難在左手不停變化遊走,有秩序地每次更動一點轉位音值或增減半音。我充分感受作曲家的腦袋真是複雜,且吹毛求疵。










夜曲9-1我很喜歡中段,右手是樸實的八度音,因此可以感覺左手的帶領。









夜曲27-1最後轉到平行大調,有些演奏家會讓速度漸慢,在這一段低音部的延遲中,可以感受到音響和情感的延展,漫開到更廣遠的空間。最後依依不捨的離去,超喜歡這首的結束方式。









這首曲子是名曲中的名曲,但不知道為什麼,非常喜歡這幾小節的左手設計,這四句很觸動我的心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